教育新聞

最新註冊學校

根據《教育條例》,任何一間院校、組織或機構於任何時間同時向八名或以上的人士,又或任何一天向二十名或以上的人士,提供教育課程,必須向教育局註冊為一間學校。以下列出最新註冊的學校、註冊日期及其地址。

  • 2018-11-08 新世紀碩士教室(置樂花園):新界屯門青海圍18號置樂花園地下8及9號舖
  • 2018-11-07 啓生教育中心:新界元朗壽富街55號元朗中心7樓705室
  • 2018-11-07 敏榛教育中心:新界元朗大棠路11號光華廣場6樓5室
  • 2018-11-06 澤思教育中心:新界屯門青河坊3號利寶商埸1樓20號舖
  • 2018-11-06 101教室:九龍彌敦道749號歐亞銀行大廈6樓E室
  • 2018-11-05 星子教育中心:新界元朗壽富街29號興隆中心1樓23號舖
  • 2018-11-05 Monkey Tree English Learning Center (sceneway Garden):九龍藍田匯景廣場5樓183-187號舖L室
  • 2018-11-01 善智教育中心:新界沙田馬鞍山鞍駿街1號馬鞍山中心地下A47號舖
  • 2018-11-01 Eye Level Cubic Education Center:新界屯門良德街12號海麗花園UG樓01號舖
  • 2018-10-31 Can Do Education Centre:新界將軍澳銀澳路1號新寶城商場地下G14號舖

想了解更多香港的註冊學校?請使用:全港註冊學校資料大搜查


美通社提供的教育新聞

升學天地 Schooland 夥拍 PR Newswire 美通社,為你送上環球最新的教育情報。請使用這連結加載:最新環球教育新聞


教局跟進違規辦學情況

2018-11-12 香港政府新聞網

對於朗思國際學校被指在長沙灣崇正中學校舍違規辦學,教育局局長楊潤雄表示,經調查後,局方證實早前接獲對某校所作投訴屬實,已採取適當行動,受影響學生可向局方求助。 楊潤雄今日出席公開活動後會見傳媒,被問及違規辦學事件。他指,教育局曾派員到場調查,發現涉事校舍未獲批准開辦課程,已要求校方停止相關活動。 他說,約二百名中小學生受事件影響,涉事學校已停止辦學,局方會協助學生到其他學校繼續上學。

創科‧創意‧創商機

2018-11-11 香港政府新聞網

 政府積極推動創新科技發展,香港生產力促進局配合大勢,去年10月成立「知創空間」,為初創企業和創客提供技術支援,推動知識分享。項目有利於實踐創意,演化為工業設計、原型和產品開發,培育本港初創生態,促進「再工業化」。 梁敏希和兩位朋友志同道合,甫入職場,即毅然創業,合資開辦公司,專門為室內設計服務。該初創企業採用新技術,以虛擬實境方式呈現平面室內設計圖,效果如在目前。 他說:「我們到設計師的辦公室安裝設備,他們的客戶通過頭戴式裝置,即可感受到設計項目的最終效果。」 創意化為產品對初創企業而言,融資固然重要,但要長遠發展,支援服務、交流平台也不可或缺。公司今年4月成立,當時缺乏資金,無力租用辦公室,所需器材也湊不足數,其後「知創空間」申請獲批,業務發展出現轉捩點。 公司另一創辦人鄧卓琳表示,「知創空間」會費相宜,加入後可獲多方面支援,在指定時間內使用場地和高端儀器無須額外付費,對初創企業大有幫助。 「公司成立之初,我們只有一套虛擬實境開發設備,工作難免困難。成為『知創空間』會員後,多了兩套設備使用,自然事半功倍。」 除了各類虛擬實境器材,該初創企業更藉「知創空間」拓展人脈網絡,並獲邀參展,有助開闢客源。目前,公司業務漸上軌道。 凝聚初創社群「知創空間」由政府委託生產力促進局設立和營運,位於該局九龍塘總部。項目佔地8,000平方呎,設備完善,提供各類3D打印機、激光切割工具、電腦輔助工程軟件、動作捕捉系統、虛擬實境和擴增實境應用程式開發設備等,以便會員建模和開發原型,化創意為產品,推出市場。 「知創空間」經理黃子齊表示,初創公司實踐創新意念困難重重,該平台對症下藥,以扶助本港初創文化,促進「再工業化」。 「初創企業欠缺資源、技術,也沒有人脈。他們開發原型後,我們可提供支援服務,協助他們步向生產,並聯繫業界,彼此建立協作關係。」 此外,生產力促進局的專家提供一條龍技術支援,協助初創企業解決知識產權、產品開發、生產檢測等問題。 節省研發時間學界同樣受惠於「知創空間」,城市大學水底機械人隊伍是例子之一。隊員利用場內各種高端器材,以及項目提供的專人教授,研發時間得以大減。 隊長施子皓表示,以往即使是小型配件,因為缺乏專門工具,一律要到內地製作,最快也要兩、三星期。 「現在,我們利用『知創空間』切割工具,不消幾日便可完成,節省時間和金錢,有助測試和改良機件。」 該支隊伍多次到海外參賽,從而吸收經驗,增廣見聞。長遠而言,成員希望進一步改良水底機械人,在日常生活派上用場,例如協助搬運和探測等。 「知創空間」星期一至六開放,使用者須為會員。生產力促進局正籌備新一輪講座、產品示範等活動,以廣宣傳。

羅致光分析取消對沖方案

2018-11-11 香港政府新聞網

前言 上星期的網誌提到,以2017年的遣散費/長期服務金約為總相關薪酬開支的0.8%,以及政府在考慮取消強積金「對沖」制度時,以額外成本約1%作為參考值,來考慮方案的設計。坊間有很多不同方案,為求簡潔,在這裏只分析三個方案,即(1)由個別僱主自行撥備處理;(2)為僱主設立專項儲蓄戶口;(3)為僱主成立「基金池」。 方案一:個別僱主自行撥備處理 這個方案雖然只有很少數人提出,但其內容有助我們理解取消「對沖」機制的影響,所以在此和大家分析。 在僱員被解僱時,若是非自願離職或被即時解僱(summary dismissal),並符合遣散費(兩年)/長期服務金(五年)的年資,便可獲發遣散費/長期服務金。而當僱員的年資累積,雖仍在職,但可能出現的遣散費/長期服務金便成為僱主的潛在財務承擔。由於現時僱主可以運用其於僱員強積金供款的累算權益予以「對沖」,而一般而言,這個僱主的強積金供款累算權益,與遣散費/長期服務金的財務承擔分別不大(immaterial)1,所以,現時一般僱主都毋須就可能出現的遣散費/長期服務金財務承擔作出撥備。不過,當取消「對沖」後,情況便有所改變。 當強積金與遣散費/長期服務金的「對沖」安排取消生效後,可能會出現的遣散費/長期服務金財務承擔,僱主便需要就「負債準備」作「最佳估計」2而撥備。但由於所謂撥備只是一個帳目上的安排,當僱主有需要付遣散費/長期服務金時,特別要在大量縮減人手的情況下,是否真的有足夠流動資產或現金支付所需遣散費/長期服務金,便會成為問題。簡單而言,單靠僱主在帳目上撥備,對僱主及僱員的保障都會有所不足。這便是何以政府要建議設立專項儲蓄戶口,來協助解決的問題。 方案二:專項儲蓄戶口 政府建議成立一個為僱主而設的專項儲蓄戶口,讓僱主除了每個月要最少為僱員供相關薪酬的5%作為強積金之外,須額外再多供1%,儲蓄在個別僱主名下戶口中,用來支付未來可能要支付的遣散費/長期服務金,而當累積儲蓄達到年度總相關薪酬的15%3,便可以停止供款。當然在原則上,僱主可以考慮供多過1%,以應付可能出現的遣散費/長期服務金。但由於有關供款會視為支出,因此會有稅務考慮,故理論上供款不可以超過僱主可能要支付的遣散費/長期服務金或債務4。 上述的1%由來在上一篇網誌已有交代:就是因取消「對沖」對僱主的平均額外成本增加5的參考值。而由於有關供款累積金額有上限(15%),故長遠計算,這個方案是其他所有要額外供款的方案中,平均僱主要支出最少的方案。亦由於專項儲蓄戶口的結餘屬於個別僱主,故僱主應會慎重運用有關資金,間接增加了僱員的就業保障,減低被不合理解僱的風險。 方案三:「基金池」方案 在過往的網誌中,我已提及成立「基金池」處理遣散費/長期服務金支出的道德風險問題。由於僱主供款至「基金池」是「已出之物」,就算解僱員工要付長期服務金,都是「公家」的錢,長期服務金作為不合理解僱的保障功能便自動消失了。 最大的問題是:僱主與僱員因有「基金池」的設立,而出現的「行為」變化。今天有「對沖」的安排,已有一些僱主不論有理或無理解僱,甚或是僱員自願離職,都給予長期服務金;取消「對沖」後,若有「基金池」的設立,僱主若沒有額外開支,僱員更有實際得益6(用來「對沖」的強積金本來就是僱員的),僱主與僱員「合作」向基金申領遣散費/長期服務金的誘因將會十分大。若「非自願」離職由今天的四成,變成七成甚至100%,整體成本便會增長到1.75倍至2.5倍,即額外成本增加到1.75%至2.5%,而非1%。 現時有些僱主,會用盡方法令僱員在離職時不符合有關年資要求,但有「基金池」後,這個現象可能會消失,雖然對員工或許不是壞事,但符合年資資格的百分比,便會高過現時的三成。若增至四成至五成,額外成本便會由上述的1.75%至2.5%,增加至2.3%至4.2%,即所有僱主都要向「基金池」供款2.3%至4.2%,「基金池」才有足夠資金支付有關的遣散費/長期服務金。 當然,一般減低「基金池」的道德風險方法,都會運用「共同付款」(co-payment)。「共同付款」所佔比例越高,道德風險便會越低。如20%的「共同付款」便只可有限度降低道德風險。假設只降低20%的道德風險,雖然「基金池」只負責八成開支,但所有僱主都要向「基金池」供1.8%至3.4%,而非1%。此外,僱主仍要支付另外的20%遣散費/長期服務金,即額外成本增加至2%至3.6%。要大幅度降低道德風險,便要大幅度增加「共同付款」比例,例如去到50%。這雖然可以減低供款予「基金池」的百分率,但僱主仍要面對現金流不足應付餘下50%遣散費/長期服務金的問題。 有建議認為要解決「基金池」的道德風險,可規定僱主解僱員工後,不能在一段時間內重新僱用新員工。這個建議來自僱主團體,聽來比較奇怪,或許工會可能大表歡迎,因為只會導致只有「僱員炒老闆」,沒有「老闆炒僱員」。當然,這個安排應有效減低僱主與僱員「合作」從「基金池」領取遣散費/長期服務金,亦可大大減低無理解僱,甚至合理解僱亦會減少,僱主們真的願意接受這條款? 當然,勞工處同事會對這個安排有所保留,因為監管工作會大大加重公帑及社會成本之餘,成本效益亦難以保證。我相信會有自由政經學者及國際機構從宏觀經濟來看,會認為這做法將大大減低勞工巿場的靈活性。我相信,若經過詳細考慮和討論後,這一個建議是既難以獲得僱主團體所接受,政府亦可能甚有保留。 若僱主願意增加供款,增加成本,我沒有異議。但由於「基金池」所涉及的道德風險,一日不是百分百人都這樣做,對「守原則」的人便不公平。而且,就算「基金池」沒有道德風險,那些營運結業機會較低或穩定性高的行業,便會間接資助了營運結業機會較高或穩定性低的行業,到底這是否公平,這個風險應否透過「基金池」來分擔,需要認真考慮。 後語 正如我在上星期四(11月8日)在立法會會議上所講,沒有任何一個方案是完美的。政府提出的安排,是眾方案中,僱主要承擔的額外開支最少,而對營商環境及勞工巿場負面影響也是最少。要分析的仍有很多,不過這網綕已經太長,亦連載了三個星期。於此暫停。還是繼續與各團體及僱主溝通,(有人話)才是正路。 1 平均計算,差額約等於遣散費/長期服務金的六分之一。 2 如上一篇網誌所指,一般而言約六成僱員是自行離職,而被解僱時不是即時解僱及符合遣散費/長期服務金的年資要求只佔餘下三成,所以一般而言,最佳估計的「負債準備」應約為總員工年薪的0.67%。當然,由於不同行業及不同僱主的僱員流動性不同,故所謂「最佳估計」亦會有所不同。 3 以不高於總相關年薪15%,或所有年資超過兩年僱員相關月薪(上限22,500元)x年資x2/3(個別僱員上限390,000元)的總和,兩者中較低者為準。 4 即是相等於僱主因結業而要解散所有員工,所有年資超過兩年僱員相關月薪(上限22,500元)x年資x2/3(個別僱員上限390,000元)的總和。 5 從過往關於僱員離職調查中四成非自願及當中三成符合領取遣散費/長期服務金所得的0.67%計,或依2017年強積金「對沖」資料所推算的0.83%作為遣散費/長期服務金的總成本新增百分比。 6 在有「對沖」的安排,僱員所獲的遣散費/長期服務金,大部分都是自己在強積金的錢,所以實際得益有限。 (以上是勞工及褔利局局長羅致光 11月11日在網誌發表的文章

就取消對沖方案繼續聆聽意見

2018-11-11 香港政府新聞網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表示,施政報告公布後,他一直與商會和團體就取消強積金「對沖」方案進行溝通,未來也會繼續聆聽意見。 為落實取消強積金「對沖」安排,政府提出進一步提高給予僱主的支援,並建議設立專項儲蓄戶口,協助僱主為日後潛在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早作儲蓄。 羅致光今日出席活動後向傳媒說,政府認真考慮過不同方案,各有優劣,沒有方案是完美的。政府提出的方案對商界負擔、對勞工市場和營商環境影響都最小。 對於商界提出「優化基金池」方案,羅致光認為該方案會大幅增加僱主的承擔,且會對部分企業造成不公,因為會由結業機會較低或行業穏定性高的企業,間接資助結業機會較高或行業穏定性低的企業,政府對此有保留。

鼓勵自力更生 支援弱勢社群

2018-11-11 香港政府新聞網

楊博士(小母牛競跑助人2018主要贊助、伯恩光學代表楊建文博士)、四位副主席(小母牛競跑助人2018籌款委員會副主席樓家強、楊燕芝、楊志明、蘇聰): 我去年曾來過,很高興今年再次出席這項活動。每一次來到,我的心情都很舒暢,因為小母牛做善事真的很出色。除了要多謝籌款委員會,亦要多謝董事們、委員們和很多有心人。同時,除了要多謝參加這個活動的善心人外,還有五位香港的精英運動員在亞運會有很出色的表現,為香港爭光外,亦將這次活動帶上一個新台階。 這個運動十分有意思,並不單是籌款這麼簡單。在眾多贊助活動中,我覺得小母牛有一個特色,就是「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即是教授別人捕魚勝過給他們一條魚。這正與政府的理念很相似,我們也鼓勵自力更生,但過程中須要好好地裝備他們才可以令他們起飛、自立。小母牛秉持這個宗旨在國內大力做扶貧工作,為內地農村家庭提供牲口及各類技術和能力發展培訓,幫助他們自力更生。計劃亦要求受助家庭承諾將牲口的後代以及所學到的知識和技能,傳遞給其他有需要的家庭,這是乘數效應,並不只是受助家庭本身,而是希望能夠發揚光大,延展扶貧效益。 自1984年起,小母牛已扶助了132,000個農村家庭成功脫貧,成績斐然。而自2006年舉辦首屆競跑助人以來,共籌得超過4,700萬幫助內地偏遠地區的農民自強。我知道今年比賽加入了團隊接力跑(1公里x 5)及3公里的愛心跑,我期望大家有好的表現。剛才我在看台看到他們起跑時,每一位都精神奕奕、充滿愛心向前走。 香港人一向樂善好施,同時亦有自強不息、艱苦奮鬥的獅子山精神拼勁。特區政府的施政方針與小母牛在扶貧助弱方面的工作不謀而合。我們鼓勵有工作能力的人士透過就業自力更生,亦設立有效的社會保障制度,協助特別有需要的社群。現時,我們透過綜援計劃向約23萬戶、接近33萬因為年老、殘疾、失業而在經濟上有困難的人士,提供安全網。而失業綜援數字已連續九年下跌,是20年來新低,個案數字較高峰時下降接近八成,足以證明香港人自力更新。 另一方面,政府已於今年4月1日推出在職家庭津貼計劃,反應亦相當正面。推出首六個月共收到約45,000個申請,當中包括超過16,000個來自從未申請低津的家庭。勞福局亦會繼續努力做好勞工福利的工作,但福利並不只是派錢那麼簡單,一定要裝備他們,讓他們能夠在社會上站起來,這方面小母牛就是一個好例子。 我再一次恭賀小母牛的籌款熱誠,祝你們這次籌款能夠進一步取得好成績! (以上是政務司司長張建宗11月11日出席小母牛競跑助人2018啟動禮的致辭全文)

張建宗訪瑞士介紹香港發展

2018-11-09 香港政府新聞網

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訪問瑞士日內瓦,與多個國際組織高層代表會面,介紹香港最新發展。 張建宗今日與國際勞工組織總幹事蓋‧萊德會面,闡述香港在勞工福利和支援方面的最新建議,包括落實取消強積金「對沖」、延長法定產假、加強保障基層僱員及因工受傷僱員。 他指,現屆特區政府銳意改善僱員權益,過程中會致力平衡僱主和僱員利益。 訪問瑞士期間,張建宗與國際社會保障協會會員服務和宣傳處處長Graham Minton、協會秘書長辦公室主任Jens Schremmer會面,就建立和管理有效的社會保障制度交換意見;並介紹香港對弱勢社群提供的支援,如綜合社會保障援助、高額長者生活津貼、在職家庭津貼等。 張建宗指,特區政府致力改善民生,社會福利開支過去六年增加86%,今年施政報告也推出一系列支援家庭和扶貧措施。 張建宗與世界衞生組織助理總幹事兼世衞辦公廳主任施賀德會面時,強調特區政府會繼續與世衞保持緊密聯繫,促進雙方在公共衞生事務上合作交流。 他又指,為應付人口高齡化而日增的醫療服務需求,特區政府已籌劃所需的醫療硬件設施,並預留共五千億港元作相關用途。

滬港大學結盟 深化交流合作

2018-11-06 香港政府新聞網

尊敬的田學軍副部長(國家教育部副部長)、翁鐵慧副市長(上海市人民政府副市長)、仇鴻副主任(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副主任)、焦揚書記(復旦大學黨委書記)、各位上海及香港高校的老師們、同學們: 大家早上好!我很高興來到復旦大學出席滬港大學聯盟成立儀式,與在座各位共同見證滬港兩地共16所高校結盟,我首先代表香港特區政府向滬港大學聯盟的創立表示熱烈的祝賀!從今天起,滬港兩地高等教育交流合作將走向全新的局面。 滬港大學聯盟是繼粵港澳高校聯盟和京港大學聯盟後,香港的大學和內地高校籌組成立的第三個高校合作聯盟,旨在加強滬港兩地高校在人才培養和科學研究等領域的交流合作,實現互利共贏,提升兩地合作層次和水平、協同創新。我祝賀及感謝滬港兩地牽頭大學的領導過去一年在推進創盟工作所作出的努力!我還要特別感謝中央的教育部,我們能在很短的時間成立三個高校的合作聯盟,都是由於得到教育部的支持。我從去年7月1日上任以來,已經兩次跟教育部部長陳寶生見面,他對我們的支持真的很大,他給了我們12個字,他說香港的事,是「有問必答,有求必應,有事必辦」,所以今天,我再次代表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向教育部來到上海參與這個活動的田學軍副部長,表示我們衷心的感謝。 近年,上海和香港的高等院校合作交流其實是不斷深化,合作的領域也日趨多元化,在合作辦學、學術和研究交流方面都取得不少進展。在香港與內地高校超過300項學生交流協議及1,300多個學術研究合作項目中,分別有73項及148項是與上海高校簽訂的。去年到內地作交流生的香港學生當中,超過30%是以上海作為目的地。 今年8月,由應勇市長和我共同主持的滬港合作會議第四次會議在香港舉行,其間上海市教委和香港特區政府教育局簽訂了教育合作備忘錄,進一步加強兩地之間的交流與合作,包括促進滬港兩地高校開展多種形式的合作。今天滬港大學聯盟的成立,正好是推動滬港兩地大學建立更緊密的合作與交流聯繫、發揮滬港兩地優勢互補的重要平台。我相信滬港大學聯盟將有效深化兩地大學在教學、研究和科技成果轉化,以及學生交流等多方面合作,為兩地提供高水平的教育和科技支撐,以及為高等教育創新和服務國家作出更多貢獻。 聯盟得以順利成立,體現了兩地多方單位的精誠協作和配合。作為聯盟的支持單位,香港政府教育局將繼續鼓勵各所大學通過聯盟不斷協同創新,提升區域合作層次和水準。我在此預先祝賀滬港大學聯盟能帶領兩地教育合作踏上新的台階,也期望聯盟進一步深化成員大學在人才培養和科學研究領域的優勢互補,並帶來豐碩的成果。謝謝! (以上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11月6日在上海復旦大學出席滬港大學聯盟成立儀式的致辭全文)

特首見證滬港大學聯盟成立

2018-11-06 香港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到訪上海復旦大學出席滬港大學聯盟成立儀式,與兩地學生交流,參觀上海交響樂團音樂廳,並與在滬港人見面。 林鄭月娥由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行政長官辦公室主任陳國基陪同,出席滬港大學聯盟成立儀式,見證兩地共16所高校結盟。 她致辭時說,上海和香港的高等院校交流不斷深化,合作領域日趨多元化;去年到內地當交流生的香港學生當中,逾三成以上海為目的地。 她說,滬港大學聯盟將有效深化兩地大學在教學、研究、科技成果轉化、學生交流等方面合作,為兩地提供高水平的教育和科技支撐,同時為高等教育創新和服務國家作出更多貢獻。 林鄭月娥與滬港兩地學生交流時,在主旨演講中介紹特區政府的願景和行動,包括善用特區「一國兩制」的制度優勢和香港傳統優勢,以加強對外關係、鞏固傳統產業、發展新興產業、提升市民生活質素。 她之後參觀上海交響樂團音樂廳和樂團綵排情況。特區政府明年在上海首次舉辦大型「香港節2019---藝匯上海」,香港多個主要表演藝術團體會到上海演出,首場由香港中樂團擔綱的演奏會假上海交響樂團音樂廳舉行。 林鄭月娥又與50多名在滬港人團體和學生代表會面,介紹香港最新發展,並了解他們在上海生活、工作或求學的情況。

取消對沖的數學與統計通識

2018-11-04 香港政府新聞網

先做數學補習老師 做了局長,每個星期發布網誌後,總有不少朋友接到傳媒詢問,要對我的網誌作出回應。我間中都會建議這些朋友,最好先看看我的網綕才作回應會較為安全穩妥,反正我的網誌都不會太長。 在上星期的網誌,我已解釋了為甚麼若把成本增加的某個百分比簡單地乘以25,所計出的25年成本影響,在概念上沒有意義,甚至可以說是錯的。而不論是用5.6%或是2.2%,計出8,400億元或是3,300億元,都是沒有意義的。不過,可能評論者根本沒有看我的網誌,又或者看不明白。讓我試試用另一個方法表達,看看會否容易一些。 假設只有明年平均加薪2.2%,以總相關薪酬6,000億元來計算,一年成本便增加了132億元,而就算以後24年都不再加薪,未來25年的成本總增幅便是132億元 x 25年 = 3,300億元?若真是只有來年加薪2.2%或5.6%,然後24年都不再加薪,絕大部分僱主都應該會大表歡迎,但這樣會計出增加3,300億元或8,400億元,又有何意義呢?就算是小學生,都不可以隨意計加減乘除來處理文字題,要先理解,才決定如何運算。 做生意的不同成本---包括來貨、薪酬、租金等,年年都會有調整,加的總比減的多,所以做生意便年年要在成本結構與收入來源中調節,以維持業務發展。若將一年的薪酬相關支出增幅,乘以未來25年,除了沒有意義外,亦只會嚇自己。若真是想嚇自己,上述計法都「未夠」,可以試一下:若由明年開始,每年薪酬相關開支都增加2.2%或5.6%,單息計算,25年便總共增加了42,900億元(註1)或102,920億元;再正確些,會用複息計算,25年便增加了51,505.6億元(註2)或178,657億元!若每年薪酬相關開支在未來25年,每年都只增加2.2%,很大可能只可勉強追上通脹,這增幅我相信大部分僱主都最少會勉強接受,但若加出一個50,000億元額外開支的數字,是今天總相關開支的八倍以上,就只會被「嚇親」。討論政策,不是數字遊戲,亦不要將加減乘除當作隨意門(註3)。 取消「對沖」的額外成本是5.6%、2.2%還是幾多呢? 先說明5.6%及2.2%的來源。 計算遣散費/長期服務金的方程式是:最後一個月薪酬 x 年資 x 2/3。一年12個月,所以2/3個月的薪酬,便大約相等於年薪的5.555…%;是大約,因為若當年曾加薪或減薪,最後一個月薪酬便不等於一年的平均薪酬,成本便有異於5.6%。此外,最後一個月薪酬是有上限的,現時是22,500元,即就算薪酬高於22,500元,亦只作22,500元計。再者,計算出的遣散費/長期服務金亦有上限,即是390,000元;舉例來說,月入超過22,500元的僱員,不論是做了26年或是36年,都只有390,000元長期服務金。所以,平均計算,遣散費/長期服務金的成本是較5.6%為低。請留意,上述是平均計算,不同僱員的情況會有不同。 由於當僱員自行離職,便不符合領取遣散費/長期服務金,而過往統計資料顯示,大部分(約六成)離職都是自行離職,所以5.6% x 0.4 = 2.2%。這個就是我經常提及的比例,但這亦只是個約數,反映與一般的通脹率無異。 當然,心水清的朋友可以指出兩種變數,一是遣散費要有兩年年資才符合資格,以及長期服務金要有五年年資才符合資格,還有依法被即時解僱亦不符合資格。若以過往調查統計資料計算,上述2.2%還要打個三折,即只有0.66%!第二個變數是符合資格未必有,不符合資格卻未必沒有;前者是有些僱主會用方法令符合資格變成不符合資格,不用付遣散費/長期服務金;亦有僱主為免爭論---更由於有「對沖」,故大部分錢都是來自僱員強積金戶口---仍會給予不符合資格的離職僱員遣散費/長期服務金。這樣取消「對沖」的實際額外開支是幾多呢?有另一個數字會給大家一個與0.66%較為接近的印象(註:只是印象)。 以2017年強積金「被對沖」的數字約43億元,以及僱主額外要補不足的約七億元計,2017年相關的遣散費/長期服務金約為50億元。咦?若相關總薪酬是6,000億元,那不是0.83%嗎?額外成本不足1%?由於一般而言,離職的僱員年資會較留低的僱員年資淺,上述的0.83%只是流動賬的數字(註4),不完全反映實際的額外開支。一是政府不擁有全港僱員的相關實際資料,有的只是上述一些統計調查的資料;二是政府亦不可以預測在取消「對沖」後,僱主的行為(如招聘與解僱)及僱員的行為(如轉工頻率)的變化,所以在《行政長官2018年施政報告》中,特首指出會在取消「對沖」五年後作出檢討。 下回預告 文中有一個技術註腳,說明一個參考值1%的來由(*),作為今次取消「對沖」中,一個以僱主為對象的專項儲蓄戶口的重要設計,以助僱主應付未來取消「對沖」後的額外開支。亦由於遣散費/長期服務金所產生的額外成本,與加薪或其他成本增加的性質不同,專項儲蓄戶口的設立便是用於處理這種性質的成本。不過這個專項儲蓄戶口的構思是史無前例,所以一般僱主會覺得陌生,下回分解。 結束前,要恢復補習老師的身分。不過科目是入門應用統計學。若一條河的平均深度只有一米,並不等於大家可以安全走過。問題是你有幾高,河中最深處有幾深,還有與深度有間接關係的水流有幾急,以及其他數之不盡的變數。政策制定不單看統計平均數,而要多看及多預計不同變數。所以,在今次取消「對沖」的終極方案中,已考慮過類似過往20年間出現過的亞洲金融風暴、「沙士」疫情造成的經濟衰退、金融海嘯等情境的發生。 (註1)這是大家中學學的arithmetic series:總和 = n/2 [2a + (n-1)d];n = 25,a和d = 6,000億元 x 2.2%。 (註2)要方程式可以在網上找,或用試算表計。 (註3)日文是「任意門」。 (註4)熟悉統計學的朋友會知道,這個0.83%有所謂censoring effect,會低估實際情況。不過理論上,若經濟在某個水平穩定發展,這個數字會逐步接近一個平衡點。由於「對沖」資料只有數年,不容易推算這個平衡點,加上上文的另一個統計數字0.66%,以1%作為參考值(*),在未來15至20年間,應該十分穩妥。 (以上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11月4日在網誌發表的文章

全方位學習津貼推動STEM教育

2018-11-03 香港政府新聞網

王志民主任(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主任)、徐立之教授(香港STEM教育聯盟會長)、莊紹勇教授(香港中文大學學習科學與科技中心總監)、各位嘉賓、各位教育界的朋友: 今天非常高興能出席香港STEM教育聯盟成立儀式暨第一屆STEM教育論壇。首先恭賀聯盟順利成立,祝願聯盟推動STEM教育的工作能取得美滿的成果。 香港STEM教育聯盟聯繫關心和支持STEM教育發展的人士,協力推動STEM教育發展。聯盟的顧問和專家委員都是STEM教育範疇的知名學者和專家,理事會成員亦是積極推動STEM教育的學者、教育團體代表和中小學校長,相信這支優秀的專家團隊對推動香港STEM教育的發展定能作出重大貢獻。 21世紀科學與科技發展日新月異,對我們的日常生活和企業營運模式帶來許多轉變及挑戰,創新及科技產業成為了社會發展的一大動力。另一方面,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去年的十九大報告提出要加快建設創新型國家,而內地近年亦非常積極鼓勵和支持創科企業的成立和發展,對科技人才有極大的需求。此外,習主席對香港的科技創新發展也給予大力支持,包括支持香港發展成為國際創新科技中心;而在今年8月韓正副總理主持的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會議,亦確定了中央支持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加強粵港澳三地在創新及科技方面的合作。我們需要把握這個充滿機遇的時機,積極培育對創科有興趣和具創新思維的青年人,為香港未來的建設和發展作適當的部署和準備。 特區政府重視培育與創新科技相關的多元人才,在中小學教育方面,教育局除了更新科學、科技和數學學習領域的課程外,亦落實不少支援措施,包括持續為教師舉辦專業培訓課程,提升他們在課程規劃,以及推動STEM教育的專業能量。我們亦為學校發展學與教資源、開設STEM教育中心,以及為學生舉辦相關的學習活動等,進一步支援學校推動STEM教育。我們希望學校能為學生設計更多手腦並用的學習活動,加強學生綜合和應用學科的知識和技能,培養他們的創意。 我在最新的一份施政報告中,公布了不少和教育有關的新措施,其中包括由2019至20學年起,每年撥款約九億元,向公營學校和直資學校發放全新、恆常的全方位學習津貼,讓學校在現有基礎上能更大力推展全方位學習,在不同課程範疇組織更多走出課室的體驗學習活動,讓學生獲得更活潑及更豐富的學習體驗,拓寬視野,促進全人發展。屆時學校可運用新增的津貼,在校內進一步推動STEM教育。 此外,政府一直大力支持專上界別的科研發展,並已全面接納由徐立之教授領導的檢討研究政策及資助專責小組的建議,向研究基金注資200億元、推出三年共30億元的研究配對補助金及支持研究資助局推出三項全新的傑出學者計劃,再加上由本學年開始推行的本地研究生學費豁免計劃,我們會為高教界的研究工作打造更好的基礎,建立良好的研究生態,吸引青年人投身科研行業,挽留科研專才。 要培育年輕一代,實在有賴社會各界的同行及支持。香港STEM教育聯盟自成立以來,已積極舉辦不同的專業交流活動,例如粵港澳大灣區STEM教育高峰論壇和第二屆中國STEM教育發展大會。聯盟又安排香港中小學生參加2018全國科技活動周北京交流團,豐富他們的學習經歷、拓寬他們在創科方面的視野。我知道在稍後的論壇中,聯盟邀請了著名的專家學者,以及粵港澳三地的中小學校長擔任嘉賓講者,以香港STEM教育如何發展和人才培養為題作專業交流和分享,希望大家能把握機會,多汲取不同地方的專家學者在推動STEM教育方面的經驗,促進專業發展。 正如很多朋友都知道,我剛在昨天完成五天官式訪問日本,在這過程中出席了20多項參觀和會面,其中有不少於三分之一都是與科技創新有關的。我深深體會到,我們應該與日本在創新科技的專才和大學加強我們的合作和交流,所以特區政府往後在這方面會繼續努力。 最後,謹祝願今天的論壇圓滿成功,聯盟在往後的日子,繼續促進香港STEM教育的發展。謝謝大家。 (以上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11月3日在香港STEM教育聯盟成立典禮暨第一屆香港STEM教育論壇的致辭全文)

關於這裡:網頁由「升學天地」網站製作,資訊來自教育局、政府新聞網及各大報章網站,資訊每日定時更新。如發現這網頁有任何不妥的地方或有改善之處,請讓我們知道,我們的聯絡電郵是:schooland@itn.com.hk